首页 S徽生活 U超生活 R墅生活 热点新闻

被逼绕远路耗时增成本 毁桥久失修小园主怒轰

发表于2020-08-03
被逼绕远路耗时增成本 毁桥久失修小园主怒轰

拉央拉央马华芭一座临时桥梁3星期前遭河水冲毁,当局至今未给予修复,导致小园主和收果商必须绕远路而行,耗时耗力,亦增加不少开销。

根据资料,中央政府是在2013年11月间,拨出2600万令吉,在该路段展开大规模的改善工程,包括铺设沥青和建造3座桥梁。

工程进度缓慢

不过,有关工程的进度相当缓慢,除了前半段约7公里长的道路铺设工程完成外,其余工程至今尚未竣工。

而原本的钢筋水泥大桥因为改善工程而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临时桥梁,但因为是由大水涵筑起,3星期前受不了大水的冲击而坍塌,连河堤也毁坏。

桥梁遭冲毁后阻隔了小园主和收果商往返芭园工作的道路,导致他们必须绕远路才能抵达目的地,怨声载道,纷促当局尽快修复桥梁。

人民公正党柔州地方政府事务局主任陈仁明今日与一众小园主带领记者巡视毁坏的桥梁,他在较后的记者会上指出,上述工程原预计去年8月完工,如今已拖延5个月。

他说,有关当局仅在该地点搭建一座临时桥梁,如今河水氾滥破坏桥梁,阻断园主们往返拉央拉央和芭园的主要路段,东南镇发展机构是否会要求增加拨款,以修复工程?否则,小园主及员工们只能每天绕道超过20公里的路程,才能抵达芭园。

他质疑该机构是否有严密监督承包商的工程进展。

“我在2天前巡视时发现,该机构已委任新承包商继续展开有关工程,但当地的建筑告示牌却保留原有承包商和工程的资料,导致受影响的小园主无法获知最新资讯。”

陈仁明透露,他将在下周亲自到该机构办事处提交投诉信,要求他们解释工程逾期和委任新承包商的原因,以及新承包商的个人资料及联络方式。

张垂永:承包商内部出状况 2桥61%工程搁置

民政党新邦令金区会秘书兼新邦令金县议员张垂永受询时表示,有关工程本由柔州经济发展局负责,并且一直以来监督工程的工作也不曾间断,但由于承包商内部出现状况,以致原本预计去年8月25日完工的马华芭主干道路两座大桥,仅完成61%便被搁置。

“该局早前已就该承包商缓慢的工程进度发出首张警告信,之后由于工程进度仍未见改善,去年3月17日再发出第二封警告信,直至该工程逾期后1个星期该局直接发出第三张警告信,并且将之列入黑名单,同时终止合约。”

他说,依据法律程序,该局在终止承包商合约后,需至今年二月才能物色新的承包商继续该项搁置工程,并且重新启动该项工程。

“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拿督梁德明为此也曾到现场视察,并了解情况,他也承诺协助向当局反映,务必积极处理马华芭交通要道的建设问题,同时呼吁受影响的园丘工作者协助监督该工程进展。”

耗1小时抵达———美加得油棕贸易公司负责人●何传雄

我公司的罗里司机每天必须使用替代道路,比以往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举个例子,原本20分钟的路程,如今却要1小时才能完成,而原本只需要5分钟就能抵达的地点,却要花上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绕道而行的情况导致罗里司机运载棕果的次数减少,工作的时间也相对延长,原本傍晚5时即可收完,目前需要拖至晚上7时才能完成。

更甚的是,替代道路属于黄泥路,一旦碰到下雨天路滑,罗里轮胎容易陷入泥泞中动弹不得,必须拖车来“解救”,这无形中也增加了一笔开销。每趟拖车费用由200令吉起,我公司的罗里在桥梁毁坏至今已陷泥泞2次。

路陷难以行驶———小园主●谢隆辉

虽然收果商曾在替代道路铺上小石子,但因为使用量大,路面早已出现下陷的情况,难以行驶。

我希望有关当局能够尽快维修临时桥梁,好让小园主无需耗费大量时间和油费,绕远路抵达目的地。

运送量减耗油———运送鸡粪肥料罗里司机●梁伟生

我每天都会载送鸡粪肥料到马华芭给小园主,在桥梁未毁坏时,我每天可载送3趟,每趟约5吨的肥料给他们。

桥梁遭冲毁后,我必须绕远路才能抵达目的地,也因为距离较远,如今我一天只能载送一趟肥料,勉强可以增加多一趟,而这几个星期下来我的柴油使用量也增加不少。

我的收入是依据载送肥料的数量而定,目前运送的数量锐减,意味着我的收入相对减少。

桥冲毁受影响———油棕小园主●林世贤

我在马华芭内拥有8亩油棕地,每隔3到4天就会到芭园工作,如今桥梁冲毁,对我和园主们的影响深远。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家正在看